今天是:
起底“秀水投资”:数百人投资商铺疑遭遇非法集资
      2015-7-13 10:29:58

有投资者发现,他们打出的一些投资款,收款方并非北京秀水投资有限公司。

多名投资者在秀水投资有限公司办公地点等候消息。今年4月起,该公司大量投资者的“品牌保证金”,面临着无法索回风险。

部分“秀水案件”投资者在唐人街购物广场登记维权。投资者供图

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经侦大队“秀水公司案件”报案提示。

“几间铺子,平均下来每月能收几千块租金”,曾不断向亲朋炫耀的资产,现在却成为张延的一块心病。

张延并没有见过自己所说的“铺子”,这是他从北京秀水投资有限公司承租后,再出租给与秀水投资同属中企投资集团的北京秀水二号投资有限公司。按双方约定,张延赚取租金差价同时,要向秀水投资交纳50万元,包括租金和作为投资的44万元的“品牌保证金”,这些资金会在至少一年后返还。

今年4、5月份,张延与秀水投资的众多投资者发现,他们到期应返还的投资无法索回。据投资者自行统计,目前涉及人数已达数百,资金总额逾亿元。公司负责人给出的解释是“资金链断裂”。

心存怀疑的投资者选择报案。因报案者众多,警方将此案定名为“秀水公司案件”(简称“秀水案件”)并对报案进行专门提示。新京报记者注意到,警方同时做出报案提示的十余起案件,案情基本与“秀水案件”相似,其中一些已明确为非法集资案件。办案民警称,目前已按照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对秀水公司案件进行受理,具体案情尚在进一步调查中。

同时,新京报记者近日对秀水投资、秀水二号及其背后的母公司中企投资集团进行调查,还原一条高利润吸引投资链条的断裂,以及链条最末端的投资者们无法掌控的结果。

“消失”的投资

年收益率12%吸引大量投资者;资金链断裂投资收益无法偿还

6月13日上午,朝阳区民族园2号唐人街购物广场北京秀水投资有限公司(简称秀水投资)办公地点,投资者张秀芳摊开手中的两份商铺租赁合同,作为投资的超过45万元“品牌保证金”和租金已无法拿回。她身边的退休工人王成,在秀水投资累计投入已超过300万元,这是其毕生积蓄以及来自亲友的近百万元。

投资者们介绍,从2009年开始,秀水投资与他们签订的合同约定,投资者缴纳“品牌保证金”及租金,承租合同中“商铺”,之后应秀水投资的要求再与北京秀水二号投资有限公司(简称秀水二号)签订《商铺承包经营合同》,将店铺转租给秀水二号经营,秀水二号定期向投资者支付更高的租金。合同到期后秀水投资向投资者返还“品牌保证金”和已缴纳的租金。经投资者计算,该项目由租金差额带来的年收益,最低也达12%。

“最初他们在光华路的秀水二号项目,也是商铺租赁。”参与秀水投资项目近六年的王成称,当时租金折算利率是8%,吸引了大量客户进入。“秀水二号”项目成功后,公司开始承租唐人街购物广场,出示材料显示承租年限是20年。

相对于收益,最吸引王成的还是秀水投资的雄厚背景,秀水投资及秀水二号均属中企投资集团全资子公司,记者查询到,该集团在中国香港注册,在一些媒体公开报道中,中企投资集团被称为“中国民营企业航母”,总资产达300亿元人民币。

另据了解,秀水投资、秀水二号与广为人知的秀水街市场并无关联。秀水街市场相关负责人亦曾对媒体澄清,与这两家公司没有任何业务合作关系。

王成表示,此前每月返还给他的租金从未迟到过,有时候还提前一两天打款,自己不断用所获收益追加投资,还向亲友推荐,至今其名下投资超过300万元。

但这一切在今年4月30日终止。在一批商铺租期到期后,投资者提取“品牌保证金”,被秀水公司以各种理由推脱。

“一开始他们还主动打电话,说资金用于其他投资暂时周转不开,需要等两天,可我们一直等了将近10天。”王成说,拖欠返还的理由之后变成了融资问题等。5月10日,按捺不住的王成赶到秀水投资才发现,这里已经聚集了一大批讨债的投资人,公司员工已经离职得所剩无几。

根据投资者提供的录音,6月30日,秀水投资、秀水二号的母公司中企投资集团代表陆长洪承认,集团资金链断裂,无法偿还投资人的“品牌保证金”及收益。

“商铺”在哪儿?

投资“商铺”位置业务员称“不清楚”;投资者人数仍会增长

记者在秀水投资办公地点发现,办公区显著位置摆放着“最给力楼盘”、“最具投资价值商铺”等奖杯。但直到现在张秀芳也不清楚,自己租赁已两年的“商铺”究竟在哪里。

在张秀芳的合同中,注明她租赁的“商铺”,位于北京市朝阳区民族园的“秀水二号”项目三期四层4厅××号。对于“商铺”具体位置,张秀芳曾询问过推销的业务员,对方表示“不清楚”。张延提供的一份今年年初业务员推销商铺的录音中,业务员自称商铺真实存在,但“无法给出具体方位”。

在“品牌保证金”无法索回后,张秀芳才得知,“秀水二号”项目三期四层实际是中企投资集团经营的唐人街购物广场四层,且已停止经营。

不知投资的“商铺”在何处,在秀水投资的投资人中是普遍现象。投资30余万的陈春表示,他先后投资了两次,第一次是以租赁“商铺”的形式,但自己从未见过“商铺”,第二次业务员直接表示可以把钱投资到一个名为“咖啡陪你”的项目上,收益照旧。

“他们借助出租实体的名义收取品牌保证金,然后将品牌保证金挪作他用。”王成怀疑,自己交给秀水投资公司的“品牌保证金”,最终流向了第三方公司和个人。

心存怀疑的还有张秀芳。“我们转钱的账号有叫北京石生伟业商贸的,也有叫卓识盛世服装城的,甚至还有该公司高管的私人账号”,张秀芳说,自己在刷卡时就已经发现了异常,但当时出于对秀水投资公司的信任,并未追究。

7月11日,部分投资者相约前往唐人街购物广场,讨论如何进行维权。

“根据此前秀水投资公司每年召集投资者开年会的规模,投资者应该会超过一千人,根据我们此前统计的平均值,保守估计集资款也能达到6个亿”,一位组织维权的投资者说,目前他们已统计到200名投资者,投资金额已超过1.5亿元。“很多人的投资合同还没有到期,对拿不回资金还不知情,估计人数还会继续增加。”

“咖啡陪你”困局

企业高管自暴危机内幕,“商铺”投资用于其他项目经营不善

秀水投资、秀水二号及其母公司中企投资集团,究竟出现了什么问题?

新京报记者近日联系到中企投资集团一高管。对方证实,该集团2013年过后公司经营效益持续下滑,旗下各子公司的大部分项目已运行困难。“我们在国内员工最多时有3000余人,现在仅剩下几百人。”

这位高管表示,直到2012年,中企投资集团及其子公司所经营的“秀水二号”、“京西酒店”、唐人街购物广场等运营情况良好,大量投资人前来租赁“商铺”。转折也出现在这一年的4月,中企投资集团以合资方式引入据称是韩国最大的咖啡连锁企业品牌“咖啡陪你”,并迅速扩张。

投资人张延说,秀水投资业务员曾亲口告诉他,上交的“品牌保证金”将投资到“咖啡陪你”项目中。“咖啡陪你”官网显示,预计到2016年,该项目将成为中国休闲咖啡连锁第一,经营门店3500家,营业额超50亿。

据公开报道,随着今年6月份“咖啡陪你”济南世茂国际广场店歇业,资金链断裂传言不胫而走,部分加盟店开始欠薪,企业执行总裁戚东随后离职并向媒体透露其本人也被欠了8个多月的工资。

这位高管说,此前作为集团盈利重要来源的一些项目也相继关门或经营不善,进一步加剧了资金链断裂的危机。他还透露,在此期间不断有公司高管从项目里面圈钱,投资人的投资款不少被挥霍,“公司在上海总部租了一栋楼供600多人办公,而项目高管装修一间办公室就花费了数十万元。”

“这个咖啡陪你项目把整个儿钱投进去了,想保住咖啡然后再把钱拿回来给大家”。在投资者提供的录音中,中企投资集团代表陆长洪确认了投资被用于“咖啡陪你”项目,并且该项目经营遇到了困难。对于何时能偿还投资款,陆长洪表示尚不清楚。

投资“操盘手”

投资者质疑秀水投资管理混乱;传秀水投资负责人被警方控制

“有一批是4月30日应给付的,还有两批是5月10日和5月22日,都是因为公司资金周转困难暂时给不了,也没有给”,6月13日,秀水投资负责接待商铺投资者的高管傅钢表示,目前已有超过三批客户无法兑现索回。

让王成和其他投资者担忧的是,从4月底至今,秀水投资法人代表黄淑平一直未现身作出回应。“哪怕是给个解释,做个期限承诺我们也能放心。”

随着时间的推移,关于秀水投资管理混乱的质疑也在投资人间扩散。“这个公司实际上是中企投资集团陆常清的,黄淑平只是代管公司业务”,对于投资者的这个说法,陆长洪、傅钢证实,公司实际控制人是陆常清。

陆常清的公开身份是中企投资集团董事主席,但在企业的工商资料中,其与秀水投资以及秀水二号几乎没有直接关系。记者查询北京市与秀水投资相关的企业信息,均未发现有陆常清的踪影。

另一份企业投资人变更信息显示,陆常清曾为北京中企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出资950万元,占注册资金95%,并任总经理,2012年12月6日,其将所有股份转让给他人,2013年11月19日,其总经理的职务也转交他人。

有秀水投资内部人士透露,陆长洪系陆常清弟弟,负责整个集团账目的运转,秀水投资已有负责人被警方控制。但至截稿时,上述消息尚未得到警方及相关人士证实。目前,陆常清及其部分涉事高管的常用手机号均已无法接通。

非法集资疑云

专家称“秀水案件”符合非法集资特征;警方按非法集资受案

7月2日,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经济犯罪侦察大队玻璃门上,贴了近十个报案提示,张延搜寻了两分钟,才找到标注“秀水案件”的报案提示。张延在报案时来不及对民警说的是,他用于秀水投资“商铺”的资金,是儿子用来结婚的钱。

在朝阳经侦大队玻璃门上贴出的报案提示中,还有以投资养老产业获高分红的“轩辕阁案件”,投资股票期货的“易胜百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案件,还有“成吉大易案”、“众旺易达案”等大量已经明确为非法集资的案件。记者注意到,与“秀水案件”相似,这些案件都是以高额利润吸引投资。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彭冰认为,秀水投资的融资行为,完全符合非法集资的两个重要特征:许诺回报和向公众募集资金,已属于涉嫌触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北京市金融局一工作人员表示,这家公司的一些融资行为可能已触犯法律,公安机关正在调查。

朝阳区金融办一负责人表示,将利用大数据预警提供的部分关于秀水投资是否涉嫌非法集资数据,与公安机关调查的数据进行比对,以此来衡量是否提前介入其辖区内其他涉非高危企业,并尽量减少投资人损失。

针对“秀水案件”,朝阳警方办案民警透露,警方目前已按照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受理投资人的报案,案件目前还在调查中。

“租赁合同只会要求承租方支付一到两个月租金作为押金,并没有品牌保证金这一说法,而且这些投资人交付的品牌保证金远远超出了每月租金的数额,已不是普通押金的概念。”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赵占领认为,“秀水案件”投资人签订合同中,“品牌保证金”可能是吸收资金的噱头。在目前出现的一些新的非法集资形式中,集资方为吸引投资,通常会在吸收存款项目上做文章,如采用出租商铺再回租返利等。

据了解,当前北京市各类非法集资案件多发频发,去年非法集资案件170件,集资款327.3亿,集资人数27.3万人。北京市公安局经侦总队对媒体透露的信息显示,今年以来,市公安局经侦系统共立案3500余起,破案2400余起,抓获犯罪嫌疑人1100名,同比分别上升43%、36%、8%。

同时,非法集资新的形式也层出不穷。北京市打击非法集资办公室近日公布了假冒民营银行、虚假“养老”产品、非融资性担保企业以开展担保业务为名等六种新型的非法集资方式。同时发布的17种有“涉非”风险的行业,包括了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网络借贷平台、房地产中介及第三方理财等。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今年5月初,北京市政府发布《关于开展打击非法集资专项整治行动的通告》,宣布在今年4月底到8月全市开展打击非法集资专项整治行动。

记者还了解到,北京市公检法部门将加强打击企业和个人非法集资行为。市公安局拟设立涉众案件支队,并在非法集资重灾区朝阳区经侦设涉众案件中队;市检察院亦将就金融犯罪案件的审查批捕、审查起诉、法律监督和金融犯罪预防工作设立金融检察部门,目前已提出初步方案;同时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还拟设立金融审判庭,已提出人员配备方案。

(文中张延、王成、张秀芳、陈春均为化名)

二维码扫
关注官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