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丹东贤妻
来源:丹东日报-丹东新闻网      2015-6-11 7:21:51

 

6月,虽刚入夏,日头还是很毒,吴秀清顶着灼人的日头爬上了近十米高的高铁桥,给铁轨边刷油漆。她蹲下身边挪边刷,一趟下来就是几公里,晚上回到家腿都挪不上炕,但吴秀清还是很高兴:“一个小时挣10块钱,比我去给人家种树、割草挣得多多了。”

69岁的吴秀清是元宝区金山镇石桥村二组村民。2003年,比她大八岁的丈夫于洪林在地里干活时突然晕倒,送医后被诊断为脑血栓,从此瘫痪在床。“2003年我爸病倒以后,我妈就没享一天福。”儿媳娄丽秋说。生活的重担,一下子压到了吴秀清的身上。

于洪林出院后,吴秀清每天的工作就是搀着丈夫进行康复锻炼。刚开始,丈夫大小便没有知觉,经常便溺在炕上,吴秀清一遍遍地换洗被褥。有时候下地干活休息时间,吴秀清放心不下丈夫,一定要回家去看一眼才安心。丈夫卧床的12年间,吴秀清从未出过远门。为了给丈夫看病,她四处举债。为了照顾丈夫,她不敢去远地方打工,只能在村子附近找一些工钱不多的零活干。怕丈夫常年卧床生褥疮,她夜间每隔几个小时就给丈夫翻身、按摩,几乎没睡过一个囫囵觉。

因为常年生病卧床,于洪林的脾气变得古怪,稍不顺心就对吴秀清又打又骂,可吴秀清都忍下了。“他是个病人,心里难受没地方发泄,我哪能跟他一般见识。”心里实在委屈,吴秀清就跑到地里大哭一场。哭完了擦干眼泪,回到家还是一副笑模样。

前两年,吴秀清在村子里打零工,种菜、栽树、除草,一天只能赚40块钱,靠着这微薄的收入和亲戚朋友的接济,她已经偿还了三四万元的外债,现在只差3000元没还上了。因为常年劳作,吴秀清患上了心脏病,腰和腿也劳损严重,但她从不在丈夫面前叫苦叫累。“他是我的丈夫,照顾他是我的责任。只要有他在,这就还是一个家。”吴秀清说。

本报记者 王抒婧 

 

 

 

二维码扫
关注官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