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扰民叫声背后的故事
来源:鸭绿江晚报-丹东新闻网      2015-7-16 8:14:29

近两个月,每当夜深人静时,临江街道南桥社区绢绸楼的居民,常在睡梦中被一阵阵痛苦的叫声惊醒。于是,有的居民将情况向南桥社区作了反映,社区工作人员走访调查后揭开了“真相”:家住3单元8楼的李彤,因一次意外严重烧伤,每晚换药时,因疼痛难忍,因而发出喊叫声。得知真相后,邻居们纷纷前去李彤家看望慰问……7月14日,记者来到李彤家,听他和妻子牟丹华讲述了那场意外。

天灾人祸悄然而至

今年28岁的李彤原来在一家摩托车修理部打工,闲暇时他修理家电,月收入2000多块钱。与他同龄的牟丹华原是一名商场导购员,经朋友介绍,两个年轻人相识。牟丹华的母亲去世后,她一直和父亲牟少泽一起生活,牟少泽在学校当保安,月薪只有1050元。朴实肯吃苦的李彤打动了牟丹华,虽然没有婚房,2012年他们还是结婚了。

婚后,小夫妻一直在牟少泽家借住。这几年,日子虽说过得清贫,但一家人其乐融融。2013年11月,李彤和牟丹华的儿子冬冬出生,给这个困难家庭带来了新的欢乐和希望。为了照顾冬冬,牟丹华辞去了工作。赚钱养家的重任便落在了李彤的肩上。

今年5月3日,李彤去铁矿沟看望父母,牟丹华则留在家里照顾孩子。李彤说:“当晚,不知是谁顺手把一个汽油瓶放在灶台旁,也不知是谁不小心将汽油瓶碰倒,母亲烧饭时,汽油瓶被点燃,瞬间屋内着火。我正在屋里睡觉,被家人的叫声惊醒,此时家已被大火吞没,我奋力从大火中逃了出来,面部、四肢被大面积烧伤。”牟丹华接到丈夫出事的电话后,抱着孩子赶到婆婆家,见眼前的丈夫已面目全非,便急忙和家人把李彤送往医院。

无力承担高额医疗费

“他的烧伤程度严重,脸部和手部是二度烧伤,腰部以下,烧伤面积达60%,是三度烧伤。”医生的一席话,听得牟丹华如五雷轰顶。据医生初步测算,光植皮的费用就要几十万,而后续的比如腿部手术等费用还要依照病情来估算。巨额的治疗费用对于这个贫困家庭来说无疑是天文数字。

由于烧伤面积大,如果不及时进行处理很容易感染,可能会有生命危险。家里的全部积蓄和向亲朋借的钱,共凑了26000元,仅维持了几天的住院治疗费用。李彤的户籍是浪头镇顺天村一组,他虽有新农合医保,但受治疗医院所限,无奈之下,牟丹华不得不将李彤接回家。牟丹华请专业护士到家里治疗,每天光打针的费用要花2000元,涂抹的药物两瓶搭配使用,一天需要800元钱。“现在全家主要靠我爸的工资,根本负担不起如此高额的药费。”治疗了几天,因无力负担药费,李彤只好暂时停止治疗。

每天早晨,牟丹华都抱着孩子去福民市场买菜,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家,因为李彤生活无法自理,处处需要她照顾。每顿饭李彤不能吃太饱,需少食多餐,牟丹华就一勺一勺喂他。尽管牟丹华悉心照顾,但家里没有任何消毒设备,又得不到及时治疗,高温天气下,灼伤创面容易感染。“每天半夜,他先是发高烧,然后又感到浑身发冷,断药后,只能吃扑热息痛和止疼片,现在药量逐渐加大。”牟丹华说。

创面钻心般的疼痛,让李彤苦不堪言。“每晚,我要给他换几次塑料布,从他额头上淌下的豆大汗珠看,他正忍受着常人难以忍受的疼痛。”牟丹华对记者说,看到丈夫这般受罪,她心中刀绞般难受。这时,躺在病床上的李彤说:“这段时间,我打扰大家晚上休息了,我真不是有意的。”说完,他的眼圈红了。

年轻生命亟须挽救

采访时,邻居张智君来看望李彤,他说:“牟丹华家在这里住了20年,家里没交过取暖费,自从有了孩子后,才开始交取暖费。”牟丹华说:“丈夫看到我们四处凑钱,为他操劳,心里很不舒服,还说过放弃治疗的话,可他是家里的顶梁柱,怎么能倒下……”

亲戚朋友能借的都借了,邻居还找来治疗烧伤的偏方,南桥社区工作人员也常来家里看望,这些都让李彤一家很感动。

由于已经无力承担治疗费和后期手术费,如今李彤只能在家中硬挺着。这个年轻的生命随时都可能消失,他亟待您的帮助,希望社会各界爱心人士能够伸出援助之手,助他闯过眼前的难关。联系电话:2123673、13841534283。

 记者 陆丽明文并摄

牟丹华正在护理丈夫。

二维码扫
关注官网微信